闻文

诸君,不定期更新,就是个写文的,请各位包涵啦。
还是一句话,好吃你就多吃点。
最后,谢谢每个关注我的人,爱你们。

《荷愁》

《荷愁》——荷愁.4

CP:太子龙〔人鱼太子阿青x人类唐小龙〕
OOC有。高亮【是人鱼AU】高亮

水底世界出大事儿了——太子丢了。

弄得整个水底世界鸡犬不宁的,那可是储君啊,怎么能说走就走了,气的老皇上胡子都飞起来了。为了个人类的臭小子,真是太胡来了。

那个不孝的儿子也不是没说过,总有一天要去岸上找那个男孩儿,可老皇上根本没当一码事,也没放在心上,他只以为那是阿青一时兴起说说而已的玩笑话,却不曾想这回真的成真了。

王宫的宝物也失窃了,宝库里存着的一枚古币不见了,除此以外还有些不太常用的东西也跟着丢了。那是枚生了锈的小银币,正面刻着“平安吉祥,圆圆满满”八个字,反面刻着的东西也是串文字,但一直没有人知道罢了,一是锈得太严重,二是那种字从未有人见过。

小银币有个神奇的功效,化形。

老皇上已经不愿意去多想了,甚至冒出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念头,人类的一生短暂,最多不过是五六十年,他估计玩一两年就回来了……罢了罢了,任他去吧。

可老皇上没料想到,阿青一去,就是将近八年。

海月圆而亮,海浪接连涌上,月光映射照地粼粼。海边的礁石上坐着个少年,双腿泡在海水里,呆呆地仰头看着月亮,他在等,在等月亮圆缺,水下的世界和陆地连接的通道就能关闭。

少年脖子上挂着和小红绳,底下坠了个锈迹斑斑的小银币。阿青已经掌握了如何使用那枚古币,他将鱼尾化成了双腿,可这种好事是没有十全十美的。疼啊,削肉溶骨,哪里是有那么简单的。古籍上虽是记载了变化之术会有些疼痛,可阿青却从没想过会有这么疼,好在泡在海水里时间长一点减轻点疼痛,不然怕是在岸上连一步都走不了。

还会记得么。
会的,他一定记得。

阿青一遍遍地在心里重复这句话,他有些兴奋,却也害怕,也迷茫,他抛弃了一切上岸,到底值不值得,万一他不记得自己了呢……阿青紧紧握着那块荷花玉佩,祈祷着。

次日一早,一位戴着斗笠的少年出现在了市井街头,拿着块羊脂玉佩开始四处询问它的原主。

小唐将军等了十年,终于等到拿着那块玉佩的人了。唐小龙从街市安插的便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那个小兵说,那个带着斗笠的人看不清脸,看身形是个年轻男子,不知是不是将军找到人。

唐小龙觉得有些疑惑,难不成当初的玉佩不是让那姑娘捡走,而是被别的小男孩儿拿走了不成。想到这里一时还有点烦躁……怎么,就不是个姑娘呢。

但转念一想,就算不是当初的姑娘,但娘的遗物能拿回来,也算是不错。他派人盯住那戴着斗笠的少年,自己回屋换了身儿衣服便急匆匆地往街市赶。

唐小龙还是喜欢小时候的那身衣服,浅浅的蓝色很好看,他特意找人照着那个款式重新裁了几身,如今也只是朝服便服倒着穿。

阿青找见人倒也是简单,许是缘分天注定。他见到唐小龙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正是他要找的人,毕竟那两个圆圆的玻璃片,和小时候一样没变。剩下的也不用多想,他把玉佩还给了小龙。

终于,小唐将军在隔了十年后,终于拿回了自己的荷花玉佩。他拿着玉仔仔细细端详了半天,玉被保护的很好,十年过去了只是更莹润了些,没有划痕和破损,一种莫名的情绪从他心底冒了个芽儿。

本以为是个贪玩儿的男孩儿夺了去,说不定宝贝玉佩要受多少苦,可却没想过…竟然保存的这么好,倒是位有心的人,若是再有些文谋武略,留在身边做个参谋也是好的……好报答人家留着玉佩的情,最关键、问问他见没见过那姑娘。

“这位公子,可曾念过兵法或是文学?”
“都有考究,若是问,也能答上些许,若说精通,不敢夸口。”
“……如此。重新介绍一下,我是唐小龙,不知公子可愿来我将军府中任个一官半职?薪资都好说,也有地方住。”

唐小龙纠结犹豫了半天终于是开了口,他还挺怕人家不答应的,毕竟挺难得的人才,要是留不住也是个遗憾。但没想到人家答应的这么爽快。

“好。”
“还未请教。”
“姓陶,单名,青。”

————————————————
……不好意思我鸽了快一年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๑•́ω•̀๑)…………我多写了点赔罪、希望你们原谅我。我真的错了。姓我乱起的,别太较真(。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