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文

诸君,不定期更新,就是个写文的,请各位包涵啦。
还是一句话,好吃你就多吃点。
最后,谢谢每个关注我的人,爱你们。

冬日

#冬日.(上)
#邦备.学院paro.
#小糖果!当迟来的万圣节的礼物吧
注:因为不知道其他地区目前的天气情况x就选择自己所在的城市啦xxx

  每年北京秋冬换季的时候都格外让人无奈,说冷不冷的天气不知道让人怎样选择衣服,穿上羽绒服容易热的一身汗,少点的风衣又容易冻的浑身哆嗦。

  刘备的身体并不算差,但这种天气对于常年居住蜀地的他实在是不适应。他考到了北京,上了一所很好的名校,大学的生活很愉快。

  在入校报道时他遇上了刘邦,大他一级。对于一贯只接女学妹的学长们来说,这挺稀奇的。刘备还记得第一次见刘邦的时候,那是9月,刘邦穿着校服衬衫,外面套着米色的V字领羊毛马甲,慢悠悠的向他走来,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

  也不知是不是缘分,他和刘邦分到了一个宿舍的上下铺,当然是因为床位不够的关系。

  他住在下铺。对于这个原来只有三人的四人宿舍来说,一个新人的到来,就像来了个大改造,毕竟他们得收拾收拾平日没处下足的屋子了。除了刘邦以外,另外两个人分别是韩信和张良。一个是开朗的篮球队队长,另一个是文静的学生会干部。

  第一年时,刘邦和刘备并不是现如今这样的关系,可以说也就是见面打打招呼,便擦肩而过。可也就是那个冬季,他们的关系发生了转变。
  转变的根源和起因,是那场感冒。

  2015.11.16.
  “阿嚏——!” 刘备又打了一个喷嚏。他感冒了,寒冷的气候让他并不适应。感冒带来的鼻塞和头痛几乎要折磨死他了,比起南方湿润的空气,这儿凛冽的冷风就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疼疼的。

  “咳咳...咳咳咳..” 夜里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听的刘邦一阵阵心疼,毕竟谁也知道感冒不好受,他还是挺想着这个小学弟的。于是次日,在刘备的床头,多了一盒白加黑和一盒感冒冲剂,上面附着一张字条——“按时吃药,多喝水。” 独特的笔体和字迹好辨认极了。

  刘邦很早就离开了寝室,他是今天的早课,他走的时候,刘备沉浸在睡梦里。刘邦听着他跟小孩子一样的不稳的呼吸声面上露出了些温柔的笑,而后轻轻关上了宿舍的大门离开了。

  上课的时候,刘邦就趴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歪着头听那些老头子讲课,耳机里突然传来一阵信息的提示音。他翻开看了看,是条语音,刘备的,就一条。按开后,他听到了刘备带着厚重鼻音,糯糯的“谢谢你”三个字。

  也不知怎的,这短短三个字,就直接戳到了刘邦心尖儿那块最软的地方。可爱,好可爱。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也许是这种和小奶猫一样的类型,才是他喜欢的?刘邦不禁自己在心里慢慢琢磨着。
 
  下了课,刘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寝室。他裹着外衫哆嗦着回宿舍的时候,刘备还睡着,吃的药起了作用,情况比之前好多了。刘邦带着满身室外的寒气蹲在了他的床铺前,就那么盯着刘备半埋在枕头中红润的脸。

  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之前从来没觉得刘备长得这么好看,一切恰到好处。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法,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刘备的脸颊。软软的,戳完就弹回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刘邦的手太冷了还是他弄出的动静太大,刘备被弄醒了。

  他裹着被子只露出了头和脖子,刘邦急忙站起来,透着角度,他看到了刘备裹在被子里的身子,宽大的衣领隐隐的可以看到些什么。刘邦不避讳这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刘备刚睡醒,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迷迷糊糊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发现看的竟然是自己时,睡意也减了半。

  “..啊,那个,别看了好吗...” 他支支吾吾的说出了这句话,撇着头将被子拉了拉,脸上也红了好些。

  刘邦回过神来连忙挥了挥手便去换衣服了,而刘备蛮不好意思的拉过床头的衬衫连忙换上。之后的半天,两个人总是在无意中视线相对,又不好意思的相互转过头。

  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都住在同一屋檐下。

———————————————
   啊最近真的冷到爆啊..码字的时候手冷到要冻住——北方的小伙伴们注意保暖♡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