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文

诸君,不定期更新,就是个写文的,请各位包涵啦。
还是一句话,好吃你就多吃点。
最后,谢谢每个关注我的人,爱你们。

……愉快决定用课余时间开始写华武的一些小故事。虽然钱不够演员未定剧本暂无,但是,都不会是问题的(。)闻文要坚强的写东西呢。

《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桃之夭夭.4

cp:太子龙〔太子青儿x唐小龙〕

他们相互接吻,燥热的躯体相贴,隔着衣料都能感觉到那种滚烫。阿青轻咬在唐小龙的脖颈上,虎牙的牙尖儿抵上白皙皮肤只舍得留下些许红印。

他环着他那小将军精瘦的腰,觉得怀里的人已经开始站不稳脚跟,像是要软在自己身上一样。阿青浅笑着勾起唇角又故意使坏朝唐小龙耳畔呼了口热气。效果显著,唐小龙扶着阿青的肩膀直往下滑。

“我的小将军——还没入夜呢,现在就这样了,可不行啊。” 阿青半蹲了下身子,手臂从唐小龙背后绕过将他架起扶回了刚刚自己坐的那块青石上。

“……不行,不能跟这儿。”

唐小龙从混乱的大脑中找回了一丝清醒,将即将要办事干活的阿青从自己身上推搡开,继而深吸了几口林间清冷的空气压抑情欲。他的眼角此刻嫣红的不像样,和花街柳巷中打扮过的女子一样,好看的紧。

“听你的,不在这儿。咱们回去,去你家也行,回宫里也好。”

阿青在他脸颊上又亲了一口,随后便转身坐在了他身边,拉起唐小龙的手一齐安享着岁月光景。他们都知道,这样能忙里偷闲的日子不多,以后也是。

“小龙,我记得小虎跟我说过,你帮他哥给他嫂子写过情诗对吧。”
“嗯,当初……念过。”
“那再给我念一遍吧。”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翠绿繁茂的桃树啊,花儿开得红艳艳,这个姑娘嫁过门啊,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

————————————————————————
《桃之夭夭》END



哇啊、这么久了,终于写完了。✨有些开心,那么桃夭算是正式完了、接下来是荷愁。慢慢来,慢慢来。为之奈何。原著里小龙念的不是这首,为了剧情需要,换了一下!没什么可说的了,晚安——

《荷愁》

《荷愁》——荷愁.3

CP:太子龙〔人鱼太子阿青x人类唐小龙〕
OOC有。高亮【是人鱼AU】高亮

阿青将那玉佩紧攥在手中游回了水底,他不指望再碰到那个孩子,毕竟缘分不能强求,也强求不来。阿青想着那个孩子那时羞得通红的脸,在水里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阿青在想他自己长的是不是很像个女人,毕竟被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小孩子叫姑娘,还说要对自己负责的这种感觉简直是微妙到极致了。

“不过,你不是说要对我负责么小家伙,那我等着你长大……”

你可要快点长大啊,小家伙。

他自言自语着,孤身只影的在水底踌躇了会儿,接着便悄悄游回了王宫,他的父王脾气可不是太好。阿青从珊瑚窗回到屋内,又小心的将珊瑚窗关好,不发出一点声响,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对于人鱼来说,十年很快就过去了,并且就像是闲散的休闲;而对唐小龙来说,十年后的如今,他人生最重要的部分才刚刚到来。

如今整个开封的百姓都在为他们那位一战成名的英雄——唐先生而庆祝。唐小龙放弃了他小时候要做个文学家的梦想,也拒绝了他爹想要让他接位的府尹位置,选择了拿起剑,去沙场戎马生涯。

唐小龙从那时稚嫩的小孩儿蜕变成了现在当朝的将军,原本带着几分书卷气的五官在饱经战火的淬炼后多了武将应有的沧桑和成熟。匀称的线条和紧实的身段还有那张英俊的脸,不知在平日里迷到了多少少女的心。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想要进唐家的姑娘和给他说媒的人都快要踏破唐府的门槛了。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姑娘又或是巧舌如簧的媒婆,都是笑着脸进哭丧着脸出。

为什么?原因简单的很,唐先生,小唐将军,他拒绝了一切婚约,而所以拒绝的原因,都是一句话。

“我要对一位姑娘有婚约,我要对她负责,抱歉,请回吧。”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传来传去,这原本忠情一人的美事便被传成了那街头巷尾供人笑话的风流笑柄。像什么,小唐将军和风流女子有私情、唐将军身体有疾,不敢娶妻,更有的还说这位小将军他在外有私生子,当初和他交好的姑娘生下孩子便跑了的版本。

然而对于唐小龙来说,这些话他早就听了不知多少遍,就算是烦也已经烦的不想再去揪了。十年过去,他十年如一日。每每想起那个夜里看到的姑娘,绯红色总会爬上他的脸颊,他还是忘不了。

小唐将军长大后,那一幕非但没有随记忆遗忘,反而越来越深烙在他脑海,白皙的颈,乌黑的发,还有顺着她下颌弧度滑落的水滴,无不让他心动。

从那时候起,他大概就决定了此生非这个姑娘不娶了。

——————————————————
我说忘记说没说过了,这个的时间轴进度是很快的,所以这章小龙就已经成年了。后面也差不多,很快进的一篇文。

我觉得这一年肯定都会过的美死了……。
我爱书书,书书爱我♡。

SH.:

文文文文生日快乐啊啊啊啊 爱你 不要嫌弃我的文 @闻文 ,笔芯♡

《荷愁》

《荷愁》——荷愁.2

CP:太子龙〔人鱼太子阿青x人类唐小龙〕
OOC有。高亮【是人鱼AU】高亮


唐小龙是开封府府尹的公子,今年九岁,小男孩儿在中秋节偷跑了出来,他不喜欢看见人人团圆的样子,开封府里上上下下都在欢庆,可他却不能在家人该团圆的日子里见到他的父母。唐府尹被皇上召入宫中,那是节宴,是皇旨。

他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有母亲陪伴的中秋也过了很多。今年不知怎么了,他很想他妈妈,于是他一个人蹲在清冷的河岸边,放了一盏亲手做的花灯,唐小龙很希望妈妈能听到他的声音。一切其实和以外一样,但是这个从河里冒出来的“姑娘”改变了他的中秋。

唐小龙惊慌失措地看着那个从水里冒出来的姑娘,在他看来,那是个散着头发没有穿上衣的姑娘,虽然她露出来的部分只到锁骨就终止了,她仰着头,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真是世间见过最好看的姑娘了……唐小龙此时此刻很感谢天黑,不然他那涨红的脸就得让那姑娘看了去。

对于早已熟读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的唐公子来说,他学过,如果是这种情况,他要对那姑娘负责的。这些东西基本是在他看到那姑娘后几秒内全部思考的,他只是个九岁的孩子,单纯善良的很。知道毁了人家姑娘清白要负责。可惜,用错了地方。

“姑,姑娘!我…你、我会对你负责的!!”

唐小龙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跑了,只留下阿青一人在水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阿青睁着一双眼睛有些想笑笑不出的感觉,他明明只是想来问问这个小男孩儿有什么不开心的,中秋只能一个人在河边放花灯,他想陪陪他。

但没成想,话刚到嘴边还没有出声,对方就已经大声喊了出来然后跑掉了。自己还被当成了个姑娘,真是活了五十年从没见过这么傻乎乎的孩子。

阿青叹了口气,默默看着那残破的灯盏烧完,想着玩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这时他注意到,那小男孩儿刚刚蹲着的地方,有个东西在闪着微光,他游了过去,想看看那是什么。

是块成色很好的玉佩,通体莹润,刚刚没有看到它怕是因为烛火的光把它掩上了。玉佩的图案是雕刻的很好的一朵荷花,静静婉立在中央。阿青将这小东西握在手中,又看了看男孩儿离去的方向,噗通一声潜回了水底。

唐小龙跑了一段距离稍稍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都没有问人家姑娘姓甚名谁,也不知她家住何处。真是太不冷静了……所以他又灰溜溜的跑回了河岸边。

和他所想一样,人家姑娘不见了,怎么可能会等着他再回来呀……想太多了吧,唐小龙,快醒醒。唐小龙双手习惯性的去摸腰间的玉佩想要定定神,那是他娘留给他的,这么多年他一直视为珍宝。

不见了。玉佩,不见了。

他将整个腰身摸索了一圈,仍然空空如也,丢了,那块荷花羊脂玉。他的眼眶都有些泛红,娘留给他的玉佩,他戴了那么多年的玉佩。

但唐小龙可能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玉佩已经提前给了他未来的“娘子”。


————————————————
作者有话嗦:
相遇是缘分嘛,嘻嘻。
May爹是天使呜呜呜呜呜呜…我一定好好把文写下去、哭哭。
6号过生日!倒计时!!!!!😭我要老了呜呜呜呜呜呜哭哭

《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桃之夭夭.3

cp:太子龙〔太子青儿x唐小龙〕

少林寺仍旧是老样子,朱漆大门半开,武僧们井井有条做着每天该做的事物,唐小龙他们到时已经快巳时了,乌轮高照,浓密松林间流泻了一地碎金。阿青站在阴翳间,斑驳光辉在他脸上闪来晃去。

阿青记得那两个当初一齐救了他的孩子,如今他们也长大了。那个女孩还待在少林,自打败黑狐王后,她一直都在三藏方丈身边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她将自己真正融入少林之中,开了一个女子班,将“少林寺从不收女弟子”的这条规定打破。

而另一个男孩子他也知道,当初一起对阵黑狐王时,他带着一队民间力量为战争做了很大贡献,如果没有他们,那场长战要想打赢也很难。他如今回了他的村子,放弃了高官厚禄,那个小男孩当初的一句话阿青到现在也记得。“不用了,我只想好好陪我的家人,保护好我们那个村子。”

阿青四处寻摸了一下,他找了块大些的岩石坐在那里等着小龙,他没有和小龙一起进去,这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叙旧,他不便参与,也不想参与。

一些旧事的记忆被阿青从心里翻了出来,那次开封护驾的回忆,旧地重游倒让他想了起来。

夜里点着篝火,他听见那个声音在和他的伙伴们说着话:“她连睡姿都那么美,她真可爱。”,其实那时候他根本没睡着,听着那些话阿青甚至还很想笑,他忍着那点笑意强装出一副女子静眠姣好的模样。

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让他觉得好笑,阿青现在觉得小龙当初的那句话应该自己说给他,“小龙,你睡姿真可爱。”

他想着想着还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和春风一样,温暖而亲切。唐小龙来的正是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笑着的阿青,他基本是一瞬就羞红了脸。那样的笑容,他还见过几次,是在自家的床上。

“咳……阿青。”

唐小龙正了正嗓踩着一地松枝走了过去,他已经看完了旧友,现在剩下的,是爱人。

阿青抬起头看着唐小龙,笑得更加灿烂,那是一种不需要言语沟通的感觉,他们之间心灵相通,相互爱着的人们,无论做什么都是甜的,就像桃花一样的感觉,簇簇绽放在枝头。

“小龙,过来。”

阿青站起身等着他心爱的人慢慢走近,走到他的身边,拥入自己的怀抱中。他们就这么安静地拥抱着,时间都像是静止的,风在松林间也行的缓慢,徐徐吹过。

阿青捧起唐小龙的脸,指腹轻轻在上左右蹭了蹭,继而半低下头吻住了唐小龙的唇瓣,稀碎的亲吻落在他的面颊、耳畔、眉心,而后又回到起点,阿青在他的口中攻城掠地,软舌扫过贝齿撬开重重关卡汲取着甜蜜。

这种攻势已经让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招架不住了,他面颊通红,耳尖都染上了一丝绯红,眼眸中水雾漫起模糊了视线。他的眼镜此时此刻一点也帮不到他了。

“我爱你唐小龙,非常,非常。”



————————————————
作者有话嗦:
这一章就是为了下章的肉渣做准备,我答应他们的。阿青其实真的,实力腹黑。但我爱他。
华小的背景查了查,明末,那皇族大概姓朱。想了想,那阿青大约,叫朱青…(?

《荷愁》

《荷愁》——荷愁.1

CP:太子龙〔人鱼太子阿青x人类唐小龙〕
OOC有…咳。
高亮【是人鱼AU】高亮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是和May太太一起商议的!!他提的人鱼AU,觉得会非常带感就开始写了。和桃夭是不一样的风格,这篇会青涩一点,桃夭是像桃花一样甜甜的。刚看不知道“阿青”是谁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我的桃夭1,有介绍。话不多说,开始!

“人间,一定很有趣吧。”

阿青静静平躺在水底一块巨大而平坦的岩石上,那条长长的青色鱼尾不时摆动一下,掀起一点微波。墨色长发没有扎起,随意的散在岩面随水飘动,岩面凉冰冰的,让他觉得他的后背都有些凉。

阿青是条人鱼,准确的说,他是人鱼中的太子,和地面上的制度相同。小太子耐不住寂寞,从水底王宫里偷跑了出来,他要去历险。

小太子只能抓住这有限的机会来看看这地面上的世界,今天是月圆夜,也只有月圆夜,水底世界才能和地面相连,他不能错过。

水族的世界中,只有成年的人鱼才可以去岸上,但他们之中的有些,去了就再没能回来。阿青还未成年,他才只有五十岁,但他已经厌倦了,水底的世界再美好也只是千篇一律。

烟消云散,一轮明月高挂空中,阿青从岩石上坐起,没有丝毫犹豫地向着水面游去。今天是中秋,是人类世界中最热闹的一天,阿青听他的老师讲过,有花灯有谜语,有小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还有一种叫月饼的食物。

鱼尾有力拨动着水纹,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到达水面,波光粼粼的,他听见了一些嘭嘭的声音,水面也被渲染成了彩色的。人间的烟火,那是迷人而诱惑的光彩,代表着自由与新奇。

他到了——人间,那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人间。

阿青顺着河道一路游到了人们来来往往的一条桥下,花灯浮在水面,烛火通明。阿青将上半身探出水面静悄悄地看着一切,他的目光被一个男孩儿吸引了过去。

他一个人蹲在河岸边,看着一盏即将燃烧殆尽的花灯,目光里没有其它孩子眼里的喜悦和欢愉。

男孩儿留着一头长发,一根蓝色的布条高高束起,他戴着一个很奇怪的东西,阿青不认识那是什么,对他来说眼镜就是两个圆圆的玻璃片。那个孩子长的眉清目秀,十分讨喜,阿青觉得那个小孩儿的小脸捏起来一定软乎乎的,小手也一定很暖。

很早前阿青的老师就和他说过,不要接触人类,无论是什么。但他如今想破了这个戒,人类有什么不能碰触的,他们明明是那样单纯的生物。

他当着那个男孩儿的面,浮出了水。

——————————————————
我又来了:
我觉得ooc会很严重,但是嘛,图个乐,开心就好开心就好。时间线还是很不清楚,大家体谅一下x开学要被没收手机、更文会慢一点。

《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桃之夭夭.2

cp:太子龙〔太子青儿x唐小龙〕

相反,唐小龙一口包子也吃不下,他脑海里全是刚才那个温柔落在唇角的吻,这让他想起了当初他们确定关系的那天。

唐小龙估计永远也忘不了那天。他见到太子时,太子离得那么近,近在咫尺,热气洒在他的耳畔,声音暧昧而诱惑。“你已经是我内定好的太子妃了,唐小龙。”

那时阿青还只是太子,如今他已是一国之君。事物发展的太快,总让人措不及防,老皇帝走后的第三天,全城百姓家家挂白绫,户户尽丧礼,那是位不可多得的明君。阿青也会是这样。

阿青简单吃了几个包子垫了垫胃,回过神来看着唐小龙时,发现他的小将军已经发呆发入了神儿,甚至连手上的筷子掉了也没有发觉,手还保持着拿筷子的姿势。

“小龙,唐小龙。”

阿青其实觉得唐小龙这样子还是很可爱的,但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的沉思。

“啊…啊。我在听呢陛…不,阿青。”

唐小龙回过神,双指轻按在眉心位置缓缓揉了起来,过去的一些小事都足够让他心神不定,更不要提他们第一次身处一榻的那个晚上。真是想想就能凭空出大把金钱——春宵一刻值千金。那可真是一大笔钱了。

“在想什么?”
“没什么,想起来咱们、当初,当初刚认识没一会儿时候的事儿。”
“你是说你把我认成姑娘的那次护驾吗,哈哈哈哈。”

这话一出来着实让唐小龙顿了一顿,是啊,那时候可是他一口一个“青儿姑娘”,形影不离的围着人家,觉得人家连睡姿都是那么好看。

“各位,真是多谢你们了,这次你们护送我的机密会让我毕生难忘的,还有,我不会忘记是你们少林寺的弟子救了我的命,尤其是一位要当状元的。”

阿青那时这样说了,他确实做到了,不忘记一位要当状元的,只可惜他文文弱弱的小状元跑偏了一些,成了守他江山一方安稳的小将军。不过并没有多大差别,他爱的真切只是唐小龙这一人,文也好武也好,都不如他的小龙好。

“是是,青儿姑娘说的都对,我都听青儿姑娘的,我最最——喜欢青儿姑娘了。”

蓝衫少年半眯起镜片后的眸子饶有兴趣地歪着脑袋欣赏对方的反应,他还故意拉长了几个音儿。但结果好像并不太顺他心意,阿青只是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潇洒给了他一个“青儿姑娘”专有的笑容。

失败了。怕是只有在君王面前,这位将军才有打败仗的时候。

“小龙张嘴,啊——”

像是为了安慰唐小龙似的,阿青在盘子里用筷子夹开了个包子,然后用筷子夹起半个喂到了唐小龙嘴边。

“啊——”

他很听话地张开嘴咬住了那半个包子,还热乎乎的,很好吃。唐小龙有点想起来少林寺,那里的包子比这儿的还好吃,他有很长时间没回去了,小兰和小虎一直在那儿。他想见他们,想带着阿青一起去见他们。

“阿青,咱们去少林寺看看?”
“好呀,听你的。”

——————————————————
作者有话嗦:
我、我写的包子就是早点铺里的小笼包昂……不要想是那种大包子、那样半个下去不噎死怕也得烫死。然后他们坐的位置你们脑补一下、大概就是那种,周围有笼屉挡着旁边是店面的木板,旁人走过来只能看到小龙的背影。

《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桃之夭夭.1

cp:太子龙〔太子青儿x唐小龙〕
作者有话说:存在时间线设定,ooc,回忆杀同理。大概三个时间线——初识,少年时期,成人时期。这个时间线不好强调出来大家看的时候要记得自己分一分!!!
那么用餐愉快!
——————————————————

“你给我的承诺是什么。”
“一世忠心,为您不二臣。”
“还有呢?我的小将军。”
“…我爱你,陛下。”

一身便装的男人负手而立在桃树下,背对着身后的他称为小将军的人。一树桃花正开的绚丽,微风刮过吹落片片桃花瓣,从背影就能看出那是位身材标志的男人,他已成年,正值青春。

唐小龙站在离他不远处,站的笔直,一动也不敢动。当初在少林寺时他都没有站得像现在这么认真,在他眼里,面前的这个男人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了。这是他忠心臣服的人,当今的皇帝。

男人抬手折下一段花枝,慢悠悠地转过身,结束了这段紧张的气氛。他走到唐小龙身边拉过他的手腕,将花枝放在了他手心里。狭长双眸仔仔细细打量了唐小龙一圈后因笑意染上了几丝欢愉。

“嗯,爱妃还是那么美。”

“陛下…你又在开玩笑了。”

“我说了,叫阿青。你一口一个皇上、陛下,是不是巴不得别人让知道,当今天子和他的大将军在这儿私会。”

“不、不!我叫就是了!”

“哈哈哈哈哈小龙真可爱。走吧,来带我逛逛开封。”

“好。”

开封是个繁华的地方,随便一条街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和乐安宁。这要感谢唐小龙的父亲,开封府尹,他老人家的功劳,府尹辛辛苦苦十几年把这硕大一个开封城规建成了如今的模样。

唐小龙真的是个听话的儿子,他父亲当初一句话,希望家里出个武将,他便真的出落成了一个武将,而且是当朝第一将军——光宗耀祖。

这里对阿青而言充满了未知,他虽生在皇城,可自小也没有出过几次皇宫,阿青喜欢市井街头的这种热络,没有拘束,没有那么多规规矩矩。卖艺的、杂耍的、表演功夫、画糖人……如此这般,可叫人来了便再也不愿走。

阿青手中一把梨木折扇正有规律的敲在手心上,哒哒的声音响的清脆。他站在离他不远的一个小店前,在一个人流较少的屋檐下看着那小贩面前冒着股股蒸汽的蒸笼,咽了下唾液,他饿了。

小龙看着身边比自己还高一点的成熟男人,发现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笼屉里的包子时,那声嗤笑一点脑子也没有走就直接笑出了声。

笑声不是很大,但引起身边人的注意却是足够了。阿青闻声转头,看着小龙强忍着笑意而上扬的唇角挑了挑眉梢。“唰”的一声,折扇应声而展,阿青一伸手,扇面恰好挡在二人眼下位置,身子向左一歪直接吻上了小龙的唇角,蜻蜓点水一样的一吻。

短短几秒,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人们为他们的生活忙碌着,无暇顾及旁人。

阿青心满意足地摇起扇子假意扇了扇,当他抬眼再看唐小龙时,刚刚还努力忍笑的那张脸此时此刻红成了个熟透的桃子。这次轮到阿青笑了,狐狸的笑。

唐小龙今天脱去了一身戎装战袍,换上了那时还在少林寺常穿的款式,一身淡蓝色的长衫,头发也没有盘起,只是松散地扎了一束马尾。就像他小时候那样。

“小龙,你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了?”

“你,你这个人。”

唐小龙看着这只老狐狸,抿了抿嘴冷静了一下,拉住阿青的手几步走到了包子铺前买了两屉包子,找了个角落地方坐了下来。

店子面积不大,老板是个实诚人,用心做买卖,包子里的馅儿揣的满满的,一口下去,包子皮儿松软,馅儿里泛着油光,鲜美可口。阿青吃着包子,细细观察着周围的人们。

——————————————————
我又来了:
是这样啊可能有人会说太子是不是ooc了……我个人觉得吗,太子按原著来看腹黑指数肯定是比咱龙高的。你看一个忍辱负重的太子穿着女装,几天几夜不说话,身边还有一个那样的“郝夫人”,肯定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咱龙的按我理解吗,虽然傲娇但是能屈能伸,时间之轮那集可以看到长大的龙对陛下的忠心,而且没了小时候那么乖张浮夸的性格,很稳重,话也不是很多。……总而言之就是、我写了你们看看乐呵一下就好,不要太深究啦,会尽力还原人物的!

初集

[韩信x赵云] 初集 (5)

*“别装了,累了就放弃吧。”
*现代设
*ooc

   开馆的时候,韩信比第一波到达的旅行团进去的还早,他倒也干脆,熟门熟路的又绕到了那口汉白玉棺旁。只是这次,没有那个喝中药的青年了。

   咖啡的香气淡淡的,却又可以说是扑鼻,他立足在那里,低着头看着咖啡映出他的模样。一缕红发垂在脸颊旁边,他还是他,不再像那时颓废了。不会了。

   汉白玉棺的纹路古朴简洁,刻的手艺也可以说是青涩,云纹的线条缺了几丝圆润,却带着一些方方的棱角,明了可见。像他自己一样,明明什么也不行,但却又坚强保护着自己。韩信想着想着竟然觉得自己需要一口棺材,一口能把自己包裹起来,好好保护伤口的,让他养伤的棺材。

   博物馆里不让抽烟,但韩信此时烟瘾犯了,他在包里翻了半天,找到了几块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口香糖塞到嘴里嚼起来。什么时候开始他学会的抽烟,大概是跟刘邦交往三个月的时候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韩信在哪里又看了会儿,头也不转的离开了。他一路躲着熊孩子们的尖叫嬉笑出了博物馆,去了博物馆旁小巷里的一家小餐厅。这家店的装潢并不算一等一,店面也有些老旧,但往往只有这种小店做的东西才地道。

   他点了个肉夹馍,还有一份凉皮,坐在靠窗的地方安安静静吃起来。馍口感很好,酥酥脆脆,一咬掉渣,肉也炖的香糯软烂,咬一口还有汤汁流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陕西那里的吃的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就是说不上来。

   韩信看着窗外人来人往,车辆串流,忽然一个身影的出现让他惊得手里的筷子都掉了——是刘邦。他穿着风衣,围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围巾,那一头紫发还是一如既往的张狂。他看起来是要去什么地方,手里还抱着一捧花束,一束红玫瑰。

   他又有新的恋人了?韩信这样想着,心中闪过一丝小小的不悦。虽然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但是对于前男友这层关系,他还戳不破。

   无所谓,就当凑热闹,大不了撞破了也就说声祝你们幸福长久然后拍拍屁股走人,毕竟当初不要他的人是刘邦,自己理也不亏。

   这样子的念头从韩信脑海里蹦出来,吓得他一瞬间打了个寒战。他什么时候变成这了?满心想着前男友?靠。

   韩信赶忙摇了摇脑袋把那些不该想的全部清出去,打了声招呼把钱留在桌子上拿碗压好就匆匆离去了。

   他要去做什么?随着自己的心愿,跟踪。

——————————————————
谢谢看到现在的各位,你们能看到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我没有什么华丽的文笔又或者什么新鲜的梗,我只是把我想到的写出来,文章里面的事都是可以考究的,包括博物馆,小店,以及以后的一些东西。
里面一些地方是按北京来写的,有兴趣的可以来小窗敲我聊天呀!
欢迎评论、扩列!